易玩分分彩

时间:2018-09-27信息来源:监狱信息网作者:云南省大理监狱 杨如旺 李泽龙 李思琴

【摘要】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言传身教在教育管理中的成功范例不胜枚举。本课题组拟探索监狱人民警察个人言行在政治、监管、教育、文化、劳动五大改造新格局中对罪犯的言传身教作用,通过教育培训,提升警察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水平,打造“五个过硬”队伍,充分发挥警察的人格力量和性格特质,构建大教育格局,切实 “坚守安全底线、践行改造宗旨,创造全世界最安全监狱”,实现监狱工作的政治责任和历史担当。

【关键词】监狱人民警察  言传身教  总体国家安全观

一、监狱人民警察对罪犯言传身教的现实必要性

(一)监狱人民警察对罪犯言传身教的内涵

1、“言传身教”的内涵。“言传身教”出自《庄子·天道》:“语之所贵者意也,意有所随。意之所随着,不可以言传也。”言传身教顾名思义,既用言语来教导,又用行动来示范,指行动起模范作用。[1] “以身教者从,以言教者讼。”[2]纵观五千年华夏文明,言传身教的范例不胜枚举:有远在四千多年前,虞舜通过言传身教使自己的居住地一年成村庄、两年成城镇、三年成都市的美好传说;有远在三千年前,西周周公旦“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的精神鼓舞国人为国尽力的动人故事;更有春秋末年,孔子通过言传身教感召“贤人七十,弟子三千”创立儒家学说,影响中国文化两千多年的史实。言传身教是从古至今所推崇的行之有效的教育方法之一。

2、监狱人民警察对罪犯的言传身教。监狱是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监狱人民警察肩负着管理和教育罪犯的重任,监狱贯彻执行“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的工作方针。监狱人民警察既是管理者,也是监狱这所特殊学校的老师。古人云: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有什么样的老师就会教出什么样的学生、有什么样的警察就会教育管理出什么样的罪犯。监狱人民警察对罪犯的言传身教是指警察在对罪犯的教育管理工作中用自己的言行教育影响罪犯,利用刑罚执行、狱政管理、教育改造、生活卫生等手段矫治罪犯的行为,改造他们的思想,向罪犯传授法律规章、文化知识、道德规范、心理咨询、职业技能、艺术矫治等,从而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

(二)监狱人民警察对罪犯言传身教的现实必要性

1、是适应监狱工作新形势新变化新挑战的必然要求。当前,社会犯罪形态呈现新变化,刑事犯罪高发,押犯构成日趋恶化,数量居高不下,押犯思想和行为呈现多元化新趋势,监管压力和安全风险日益增大,监狱安全稳定面临新形势新变化新挑战;同时,新时代监狱工作的主要矛盾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党和人民对监狱工作的高标准、严要求与监管设施简陋落后、人民警察量少质弱、管理水平亟待提高的矛盾,要求我们必须打造“五个过硬”队伍,充分发挥警察对罪犯的言传身教作用。

2、是“坚守安全底线,践行改造宗旨”的必由之路。傅政华部长在全国监狱工作会议上要求:“坚守安全底线,践行改造宗旨,统筹推进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的五大改造新格局。”这些新思想、新论断、新要求是今后一个时期做好监狱工作的努力方向和工作遵循,确保监狱安全稳定是国家总体安全观在内部安全体系的重要环节,是监狱工作的政治责任和历史担当,也是监狱工作的基本要求和底线,最终目标是践行改造宗旨,提高教育改造质量,将罪犯改造成为守法公民。监狱人民警察作为执法者,唯有严格公正文明执法,不断夯实基层基础,言传身教,方能在坚守好安全底线基础上,影响带动服刑人员从“要我改造”到“我要改造”的心理转变,逐步提高教育改造质量,改造成为守法公民。

3、是加强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建设的非制度性保障。司法部印发的《2016-2020年监狱戒毒人民警察队伍建设规划纲要》明确指出,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法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方向,深入推进执法规范化建设,进一步规范执法行为,提高执法水平;加强警察队伍教育培训的力度,加强专业化建设;健全完善职业管理制度和机制,提升警察的职业尊荣。要提高罪犯教育改造的质量,充分发挥警察对罪犯的言传身教作用,就要求警察自身综合素质和整体制度设计不断健全完善,对进一步加强警察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建设提出现实的迫切需要。

二、警察个人言行在教育管理罪犯实践中的影响

通过问卷调查和基层调研,查阅文献资料等,监狱人民警察在教育改造罪犯工作实践中,警察的个人言行对犯罪的影响主要表现在正反两个方面:

(一)警察个人正面言行对罪犯的言传身教作用

从行为心理学的角度来说,服刑人员都是在道德和行为失范后坠入违法犯罪的深渊、锒铛入狱,监狱人民警察教育管理罪犯就是要重启服刑人员的道德良知和法治意识,通过正强化和负强化修正行为,影响行为的后果,将服刑人员改造成为守法公民。社会心理学家认为:构成一个人人格的许多行为都是通过模仿形成的。近年来,监狱人民警察在管理教育罪犯的过程中,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给罪犯起到示范引领作用。教育改造罪犯是一项系统工程,让他们重塑人生观价值观需要监狱人民警察不懈的努力。特别是针对死缓犯、无期徒刑罪犯、顽危犯、顽固犯等,更需要警察通过自己的言传身教和人格魅力,在潜移默化中引导着罪犯弃恶扬善、回归正途。监狱各级领导和警察职工自身的素质修养、人格魅力和行为方式,会自觉或不自觉地成为罪犯效仿的楷模,给罪犯带来信心和力量。

(二)警察个人负面言行对罪犯教育改造的消极影响

1、警察执法活动中存在不规范不公正不文明的行为。当前,一些执法工作制度还不够健全完善;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等现象还存在,执法不规范、不公正、不文明和不作为、乱作为甚至违法违纪等问题还有发生;警察的法治观念、法治素养和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处理新情况新问题的能力亟待进一步提升,这些问题不仅影响警察的执法公信力,更是直接影响对罪犯的教育管理质量的提高。如:西部某省某监狱警察暴力执法至一名服刑人员死亡的案件,当事的四名警察均被追究刑事责任。这一案件对警察的执法公信力提出了巨大挑战,在罪犯中造成恶劣印象,对罪犯的改造积极性造成消极影响。

2、规范化、精细化管理等制度落实不到位,对罪犯改造积极性的负强化。一是警察“七亲自,八到现场”等直接管理制度落实不到位,警察的执勤执法行为不够规范,警察在现场直接管理中巡查不到位,造成罪犯在改造过程中存在侥幸思想和投机心理,改造积极性不高。二是警察教育管理罪犯方式简单粗暴。由于个别警察自身素质不高,忽视学习和再提高,警察的个人素质和涵养参差不齐,个别警察教育管理罪犯方式简单粗暴,采用单一指令式,当罪犯执行指令不及时或违抗指令、或者主动挑衅警察时,打骂罪犯的情况偶有发生,影响警察队伍整体形象和罪犯教育改造质量的提高。

3、警察个人性格特质和行为对罪犯改造的消极影响。警察作为监狱这所特殊学校的老师,个人言行失范将对罪犯造成消极影响。一是警察负面语言对罪犯的消极影响。在“言传”方面,警察对罪犯的教育管理充满着负面语言,从而影响罪犯的心理负担,造成潜移默化的影响,对生活也就抱着悲观的态度。有时候一句不中肯的话,可能受教育者就会记一辈子。二是事业心、责任感不足影响对罪犯管理教育的实效。“子不教、父子过。教不严,师之惰。”[3]当前,社会价值多元,青年警察中存在眼高手低、好高鹜远,担当精神少,推托功夫高,看客心态重,自我感觉好的心理,不愿沉到基层去学习锻炼。警察在教育管理罪犯过程中,责任心不强,使个别教育的针对性和时效性大打折扣。三是警察八小时以外活动对罪犯的影响。近年来,社会价值多元化对青年警察造成负面影响,个别警察在八小时以外活动中不注重个人生活圈、社交圈和娱乐圈的净化,出现社交和经济纠纷,甚至有个别警察违法违纪,严重的被移送司法机关,警服变囚服,严重影响了监狱人民警察的良好形象,罪犯及其家属通过不同途径有所风闻后,势必对监狱人民警察的执法公信力和影响力造成消极影响。

4、警察在管理教育罪犯过程中,存在“不敢管、不愿管、不会管”现象。一是个别警察在对罪犯的教育管理中,政治站位不高,对监狱既是刑罚执行机关,又是政治机关的职能认识不清,对监狱作为专政机关对罪犯进行政治改造的能力匮乏;二是警察对直接分管的罪犯不认识、不熟悉、不了解,“十熟悉”、四知道”、“无册点名”、“个别谈话教育”等制度不落实。对罪犯的个别教育事前未做充分的了解,导致无所适从未,效果甚微。三是狱政管理“以人为本”思想未充分发挥。古人云:“感人心者,莫先乎情”。“以人为本”的管理,就是要求警察、罪犯亲属和社会团体发自内心对罪犯的改造生活进行关心和体贴。管教警察的个人素质和政治素养不高,制约教育管理的效果。

三、发挥警察个人言行对罪犯言传身教作用的路径探索

(一)坚持政治引领,打造“五个过硬队伍”,以良好的执法形象督促罪犯积极改造

监狱是国家的刑罚执行机关,更是政治机关,监狱人民警察要始终保持高度的政治自觉,坚持政治引领,提高政治站位,确保监狱事业朝着正确方向砥砺奋进,确保刀把子牢牢把握在党和人民手中,打造“五个过硬队伍”。一是推进规范化、精细化管理常态化,制度化。紧紧围绕“人要精神,物要整洁,事要规范,形象良好”的总要求,建立健全监狱规范化管理的长效机制,促进监狱依法、严格、科学、文明、规范管理,结合“五大改造”新格局推进规范化、精细化管理常态化、制度化,进一步提高监狱人民警察的执法能力和管理水平。二是持续推进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打造“五个过硬”队伍。通过教育培训,使警察牢牢把握政治、业务、责任、纪律、作风五个过硬要求,不断增强警察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问题的能力,坚持队伍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发展方向,进一步夯实,“监狱人民警察六条禁令”、“六个绝不允许”等思想基础,依法依规、令行禁止,从我做起,切实做到“八个坚决防止”,以良好的执法形象督促罪犯积极改造。

(二)充分发挥警察的人格力量和性格特质,以诚立信、言传身教

一是要言出必行,以诚立信。现代社会价值失范,诚信稀缺,警察在教育罪犯过程中,要言出必行,以诚立信,更要“真诚”。警察教育罪犯决不能演戏,不能搞“双重人格”。只有真正发自内心的,表里如一的,言行统一的美好品德,才能在罪犯身上产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潜移默化的作用。同样地,只有做到真正意义上的“言传身教”才能对罪犯产生积极的作用,才能从内心深处对警察产生敬畏感。二是发挥警察良好生活习惯对罪犯潜移默化的作用。孔子曰:“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4]例如:警察如果只做到“言传”做不到“身教”,强调罪犯要养成良好的个人卫生习惯,个人执勤时却着装不规范,蓬头垢面,随地乱丢垃圾,时间长了,警察在管理中无意识的行为就充当了传递不好习惯的角色,罪犯也就不以为然或者阳奉阴违,管理教育效果必然收效甚微。相反,近几年来监狱实施“无烟监狱”制度,禁止在监管区携带、销售香烟、火机,警察、职工等人员监管区也全面禁止吸烟,就给罪犯很好的示范作用。服刑人员不可能不知道吸烟危害身体健康,但未必能做到不吸烟。当警察在用身教传递“吸烟有害健康”这一信息的时候,在潜移默化中,示范作用和教育效果不言而喻。

(三)发挥警察个人言行在构建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的“五大改造”新格局中的作用。

深化践行改造宗旨,不断践行“每改造好一名罪犯,就能挽救一个家庭、和谐一片社区、稳定一方百姓”的理念,深入探索以政治改造为统领、统筹推进政治改造、监管改造、教育改造、文化改造、劳动改造,全面提升改造质量,毫不动摇地把以人民为中心作为新时代监狱工作的根本立场,努力向社会回送守法公民,不断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一是以政治改造为统领,加强对罪犯的身份意识教育。通过不断创新教育方法,开展唱国歌、升国旗、感党恩等形式多样的政治改造活动,切实增强罪犯的“五个认同”,促进罪犯树立正确的历史观、人生观、文化观、家庭观、劳动观,减少罪犯对党和政府的仇视、对立、不满情绪,引领他们感谢、感恩,让政治改造入脑入心。二是宣传引导,营造良好的改造氛围。监狱全体警察营造公正、文明、严格、科学的执法环境,通过醒目的监狱教育标志、文化宣传标语,等,时时处处提醒罪犯是因为违法犯罪做了错事,才来监狱接受惩罚和教育改造。警察可以使用理性灌输法,对罪犯进行身份意识教育,引导服刑人员正确理解监狱有关规章制度,掌握处理矛盾与问题的手段和方法,明确遵守监规纪律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三是充分发挥艺术矫治的作用,以文化人。服刑改造的主体是服刑人员,艺术矫治的目的就是强化这一理念,通过练习书画、音乐、乐器,使服刑人员明白,只有抛弃所有的幻想,脚踏实地靠自己努力,才能获得新生。通过组织监区文化节、器乐考级等,打造一监区一品牌,一监区一特色,引导服刑人员向善,从根本上矫治过去的不合理认知,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不断提高罪犯改造质量,努力实现监狱教育改造工作新的发展。

(四)充分发挥警察言传身教在罪犯个别教育中的攻心治本作用

在与罪犯个别教育谈话中,经常与罪犯聊家常、讲政策、谈人生,在坚持对罪犯进行行为矫治的同时,通过自身的正能量和积极心态感染罪犯。一是运用目标激励法,引导罪犯认罪悔罪。警察通过言传对罪犯进行改造目的教育,使他们相信,监狱不是为了单纯制裁惩罚他们,而是为了挽救他们,目的是把他们造就成适应社会的新人。二是运用关怀激励法,培养积极的改造动机。人类最美妙的能力就是爱的能力,爱能开启向善的心灵之窗。罪犯入监后,警察对罪犯的吃、住、医疗、劳动保护、婚姻家庭情况等,在政策和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帮助他们给予关注和支持,必定会使他们产生对党和政府的感激心理,更是无穷的激励。三是运用期望激励法,调动罪犯的改造积极性。心理学家弗洛姆的期望理论认为:只有当人们预期到某一行为能给个人带来有吸引力的结果时,个人才会采取这一特定行为。警察对罪犯不同的期望也会对罪犯的改造积极性起到正强化和负强化的效果。在调研中我们发现,管教、分队长等直接管理的警察对罪犯的期望会微妙地影响着罪犯的改造情绪。当罪犯感受到警察对他们有正面期望时,往往会努力地主动地去实现这种期待,做警察期望的事情,有着积极的行为表现和更好的改造效果;反之,亦然。

(五)弘扬优秀中华传统文化对罪犯的熏陶作用,以文化人

上下五千年,中华文化源远流长,儒家、道家、释家、法家、佛家等各家文化中的精髓经过历史的跌宕,世世代代的传承,对中华民族集体人格的塑造和影响不言而喻。监狱通过开展“传统文化”学习特色班、“道德讲堂”、社会帮教、学雷锋演讲比赛等形式多样的活动,弘扬中华传统文化,通过活动熏陶,让罪犯感受传统文化的魅力,理解仁义礼智信的深刻内涵。管教警察通过言传,使他们懂得区分真善美和假恶丑,产生自觉地学习模仿真善美的意向;同时通过身教,使这种真善美的形象清晰可见,存在于他们身边。通过情感启迪法,开展社会责任、家庭责任启迪,以情感人,激发罪犯的社会责任和家庭责任感,利用父母情、夫妻情、子女情、亲友情等,用情来讲理,用情论理,警察以实际行动教育和关心罪犯,让罪犯感受到警察是发自内心的、诚心诚意的关心,以文化人,激发罪犯改造动机,促进罪犯积极改造。

  

  

参考文献:

[1]张浩.浅议罪犯积极改造动机的培养[J].五分六合世界,2011年第22期.

[2]董效林.管理者的言传与身教.经营与管理[J],2012年第一期.

[3]赖文静.言传身教的发展现状及重要性分析.科教文汇[A],2017年5月(下).

[4]喻湘存.言传身教的育人功能.益阳师专学报.1998年第三期.

[5]洪明.反思说服教育[J].中国德育,2016(24):15-18.

[6] 樊昕.关于高校教师言传身教现实意义的研究[J].

教育教学论坛,2016(33).

[7]郑勇强.以儒家思想丰富监狱警察职业道德建设.百度文库,2013年05月15日.

  



[1]引自百度汉语.

[2]引自南朝·宋·范晔《后汉书·第五伦传》.

[3]引自《三字经》.

[4]语出孔子《论语·子路篇》,意思是自我品行端正了,即使不发布命令,老百姓也会去实行,若自身不端正,即使发布命令,老百姓也不会服从.


返回原图
/